• <tr id='Jr84U4A1'><strong id='Jr84U4A1'></strong><small id='Jr84U4A1'></small><button id='Jr84U4A1'></button><li id='Jr84U4A1'><noscript id='Jr84U4A1'><big id='Jr84U4A1'></big><dt id='Jr84U4A1'></dt></noscript></li></tr><ol id='Jr84U4A1'><option id='Jr84U4A1'><table id='Jr84U4A1'><blockquote id='Jr84U4A1'><tbody id='Jr84U4A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r84U4A1'></u><kbd id='Jr84U4A1'><kbd id='Jr84U4A1'></kbd></kbd>

    <code id='Jr84U4A1'><strong id='Jr84U4A1'></strong></code>

    <fieldset id='Jr84U4A1'></fieldset>
          <span id='Jr84U4A1'></span>

              <ins id='Jr84U4A1'></ins>
              <acronym id='Jr84U4A1'><em id='Jr84U4A1'></em><td id='Jr84U4A1'><div id='Jr84U4A1'></div></td></acronym><address id='Jr84U4A1'><big id='Jr84U4A1'><big id='Jr84U4A1'></big><legend id='Jr84U4A1'></legend></big></address>

              <i id='Jr84U4A1'><div id='Jr84U4A1'><ins id='Jr84U4A1'></ins></div></i>
              <i id='Jr84U4A1'></i>
            1. <dl id='Jr84U4A1'></dl>
              1. <blockquote id='Jr84U4A1'><q id='Jr84U4A1'><noscript id='Jr84U4A1'></noscript><dt id='Jr84U4A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r84U4A1'><i id='Jr84U4A1'></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篮坛竞技 > 正文

                四代铁路人诠释传承:小车厢里的时代记忆

                      作者:郭泽华

                中新网杭州2月6日电 题:四代铁路人诠释传承:小车厢里的时代记忆

                作者 张煜欢

                春节假期的夜里,地处杭州郊区的铁路乔司站显得有几分冷清。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乔司站车站值班员赵宜飞身着制服端坐在指挥台前,面对着眼花缭乱的计算机屏幕,一整夜他需集中所有注意力对外发出信号,为往来列车安排运行路径。

                而在赵宜飞家中,此刻家人正团聚。“对我们家来说,春节的团圆饭缺少一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赵宜飞笑言。

                从建国后担任首批铁路信号员的曾外祖父,到做了32年随车货运员的外公,再到与春运关系最为紧密的列车员母亲,到赵宜飞这里已是第四代铁路人,这份缺席年夜饭的“传统”也一直“传承”了下来。

                三代铁路人的证件。赵宜飞供图三代铁路人的证件。赵宜飞供图

                一家四代铁路人经历着春运的变迁,更见证着建国以来铁路和时代的发展巨变。

                春运初记忆:车厢里的活禽活鱼

                冯长发是赵宜飞的外公,如今已年过八旬。“我的父亲,自我打小有记忆时起便在铁路上做事了。”冯长发的父亲曾历经抗战和解放战争,建国后成为了新组建的铁道部上海铁路局的首批职工。

                1952年,冯长发从铁路技校毕业,顺利地接过了父亲手中的接力棒,在随车货运员的岗位上一干就是整整32年。在冯长发的印象里,那时全国范围内虽然还没有大规模的春节人口迁徙,但走亲访友、捎带物品的需求已相当旺盛。

                三代铁路人的证件。赵宜飞供图三代铁路人的证件。赵宜飞供图

                “过去交通不方便,哪里有什么快递?那个年代,老百姓要运点什么东西给远在外地的亲戚,主要还是靠我们铁路。”冯长发回忆,那时一到春节期间,车厢里便充满了蔬菜水果、活禽活鱼,“我们江浙人喜欢吃的泥鳅黄鳝,都能在车厢里找到!”

                当车厢里塞满了老百姓的物品时,随车货运员在列车上也就没有了固定的办公场所。在密不透风的货车车厢里,冯长发只能在列车中部支上一个简易的工作台,“车子很晃,我们往往一边打着手电筒,一边忍着剧烈颠簸填写各类货票单据,丝毫不敢有差错。”

                冯长发坦言,过去的火车除了设施简陋,最大的问题还是速度太慢。“尤其是我值乘的零担散件货运列车,逢站必停,一路都有货物上上下下。”他说,杭州到金华如今高铁半个小时就能抵达,当年在路上要花掉整整一晚时间。

                春运大潮兴起:厕所里塞进8个人

                一家三代铁路人合影。赵宜飞供图一家三代铁路人合影。赵宜飞供图

                时代在车轮滚滚中不断向前。1983年,冯长发光荣退休,这一年也是他最小的女儿冯钰琴踏上工作岗位的第一年。冯钰琴工作的三十年间,正是民工大潮兴起,春运客流涌动的一段时期。作为直接面对旅客进行服务的她,忆起往事也感慨良多。

                80年代中期,从杭州开往北京的120次直通快车,全程耗时将近30个小时,但已是往来两地最快的一趟车。每次出乘,她都要在外呆上三天两夜。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当年春运最夸张的时候,老式绿皮火车的厕所里可以挤进最多8个人!”这是冯钰琴当年春运跑车时候亲身经历的事情。她回忆,当年春运火车从起点站开出就塞满了人,中途到站旅客上不了车便从窗户里翻进来,“大家想尽一切办法,只为回家。”

                现如今,车上不再会有如此拥挤难堪的景象。“现在旅客的出行装备都变了,过去人们乘车多携带蛇皮袋、扁担等,特别占位置,现在都是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行李箱,摆放有序不占空间。”冯钰琴说。

                作为列车员,冯钰琴还明显感到车厢内部环境大变样。“过去绿皮火车一到冬天寒风呼呼地往里钻,如今火车上都安上了空调。过去列车上的卫生间的污物直排铁轨,现在火车底部安装有粪便集纳装置,统一收集处置,干净卫生多了。”

                冯钰琴坦言,乘客素质的提升也是车厢卫生的一大原因。“过去人多,乱吐痰、乱扔瓜子壳行为随处可见。现在大多数乘客会主动把垃圾归整后统一丢弃给工作人员,再也看不到瓜子壳满地的头疼景象,给车厢清扫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新时代新春运:动动手指“搞定”一切

                2011年,冯钰琴从列车员岗位退休。第二年,从西南交通大学毕业的赵宜飞参加工作,铁路“交接棒”带来了第四代。6年来,他先后从事过拉风制动员、信号员等多个岗位,现在成长为一名能够独当一面的车站值班员。

                “相比车站售票和从事客运服务的工作人员,我们从事的工作都是在幕后,对于旅客来说完全是陌生的。”赵宜飞介绍,这个岗位虽默默无闻,却无比重要。“铁路这架大联动机要转起来,必须依赖我们的调度指挥。比如说春运,在增开多趟客车的情况下,有了先进的控制设备做保障,我们也能够从容应对。”

                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乔司站车站值班员赵宜飞。赵宜飞供图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乔司站车站值班员赵宜飞。赵宜飞供图

                赵宜飞加入铁路的这几年,也见证着中国铁路实现了质的飞越。随着大批高铁线路相继通车,“八纵八横”高铁骨干网络形成,越来越多旅客在春运返乡的选择上转向了高铁。

                “以往昼夜排队只为求得一票的场面,如今在各大火车站见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动动手指’就能在手机上轻松下单。”赵宜飞说,这些年铁路人一直在努力让铁路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让更多人享受更舒适便捷的出行体验。

                “但作为铁路人来说,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变的,那就是立足岗位,保证运输安全的责任担当。”在赵宜飞印象里,这是曾外祖父工作时起便流传下来的“家训”。“铁路运输,安全生产是永恒的主题。不论是春运还是平时,每个铁路人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为千家万户的团聚保驾护航。”(完)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