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Jr84U4A1'><strong id='Jr84U4A1'></strong><small id='Jr84U4A1'></small><button id='Jr84U4A1'></button><li id='Jr84U4A1'><noscript id='Jr84U4A1'><big id='Jr84U4A1'></big><dt id='Jr84U4A1'></dt></noscript></li></tr><ol id='Jr84U4A1'><option id='Jr84U4A1'><table id='Jr84U4A1'><blockquote id='Jr84U4A1'><tbody id='Jr84U4A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r84U4A1'></u><kbd id='Jr84U4A1'><kbd id='Jr84U4A1'></kbd></kbd>

    <code id='Jr84U4A1'><strong id='Jr84U4A1'></strong></code>

    <fieldset id='Jr84U4A1'></fieldset>
          <span id='Jr84U4A1'></span>

              <ins id='Jr84U4A1'></ins>
              <acronym id='Jr84U4A1'><em id='Jr84U4A1'></em><td id='Jr84U4A1'><div id='Jr84U4A1'></div></td></acronym><address id='Jr84U4A1'><big id='Jr84U4A1'><big id='Jr84U4A1'></big><legend id='Jr84U4A1'></legend></big></address>

              <i id='Jr84U4A1'><div id='Jr84U4A1'><ins id='Jr84U4A1'></ins></div></i>
              <i id='Jr84U4A1'></i>
            1. <dl id='Jr84U4A1'></dl>
              1. <blockquote id='Jr84U4A1'><q id='Jr84U4A1'><noscript id='Jr84U4A1'></noscript><dt id='Jr84U4A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r84U4A1'><i id='Jr84U4A1'></i>

                编组场上的别样春运

                江城新闻门户

                2019-02-11 08:23:20

                字体:标准

                编组场上的别样春运

                春运在人们的印象中是人头攒动的火车站,是大包小包的行李,是门庭若市的售票窗口,是“花生瓜子八宝粥”的火车车厢,但当你乘坐火车时,可曾注意到,在铁道中,在列车旁,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身穿黄马甲,或扒乘火车,或穿梭铁道,常被称之为现代版的“铁道游击队”,他们就是坚守在春运战场上的铁路调车人。

                常东辉是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公司焦作车务段的一名90后连接员,他所在的月山车站位于河南省西北部与山西省交界处,新月、侯月、太焦、焦柳四条铁路在此交汇,是“北煤南运、西煤东运”的重要铁路枢纽,平均每天有230余趟列车经过,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运送煤炭的货物列车,这里还承担着货物列车解体、编组的重要任务。

                与很多旅客熟悉的客运员、售票员这些铁路工种不同,调车岗位不直接与旅客接触,但却同样需要责任与担当。他们的职责是将列车的一节节车辆分解,再按照开行方向重新编排起来,以便于向各地运送。

                “我们的工作其实就是让一节节的车厢重新站队。”常东辉解释道,“去同一方向的站成一队,这样列车就能将货物又快又准确地运到目的地了。”

                调车场上作业环境较差,对于调车员来说,冬顶严寒、夏冒酷暑是家常便饭。2月,月山地区气温达到全年最低,夜间最冷时达到零下十几摄氏度。“我们的着装有明确要求,为了作业安全和工作便利,不能跟普通人一样怎么暖和怎么穿。”常东辉说,“工作中既要抓着车厢上冰冷的铁把手,又要顶着刺骨的寒风,那滋味可不好受。”

                为了帮助调车员们祛寒,常东辉所在的单位每天都要熬制大量姜汤,随时提供给一线作业的人员。即便如此,一趟车干下来,他们还是冻得浑身僵硬。长达12个小时的工作结束后,调车员们最期待的就是喝上一碗热乎乎的姜汤,再回家美美地睡上一觉。

                春节对于旅客来说,意味着回家和团圆,但对家住周口市的常东辉来说,春节就是繁忙与坚守。常东辉春运期间不喜欢上夜班,因为看到晚上的万家灯火,看到经过他家的那几趟列车,“常常会想家”。十几个小时的车程,隔着难以团圆的一家人。“想家,想回家过年,想爸妈。”聊到家,常东辉的眼圈微微泛红,“可我不能回,班组的伙计们都在这里,都在为保铁路运输安全而努力,我可是车间的先进,怎么能输给他们?”

                春运期间,他所在的班组平均每天都要将1300余辆货车进行分解和重新编组。“我们在保证安全的同时,也在努力提高效率,让每趟列车都能准时准点出发。”常东辉说,“如果因为我们运输环节的原因,造成发电和热力企业用不上煤而停电停暖,那我们心里得多愧疚啊!”

                刘大鹏 王琦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周伟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江城新闻门户: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